你的痛苦,我感同身受

2016-03-05 15:02阅读:

手机浏览

医学是一门有温度的科学。一个有温度的医生,应该是一个尊重生命、对患者痛楚深怀同情心的仁爱之人。

疼痛是一种让人非常不愉快的经历,特别是遭遇病痛的折磨,那种境遇人人避而远之。痛在患者身上,可疼在我心里。这十几年我一直都在帮助患者治疗痛疾。在和患者接触过程中,有很多温暖的片段历历在目。中日友好医院全国疼痛诊疗中心司马蕾一段戏有一位老太太,是个退休大学教授,因为骨关节炎疼痛找我诊治。来的时候她的腿一瘸一拐,说话唉声叹气,心事重重的样子。在了解她的病情时,我说到老年人退休

后要有个爱好。此时,她立马来了精神头,她说:“我可是资深京剧票友,经常登台演出,是圈里的当家花旦呢!可最近膝关节疼得不行,走路都费劲,已经好几个
月不能演了,哎……”

“阿姨,您别太担心,很多老年人都有膝关节炎。人老了,关节自然会退化。我尽力帮您重返舞台。”我看了她的检查结果,还没到人工关节置换的地步,建议她行关节腔注射治疗,每周一次。

3周后,老太太的关节疼痛明显好转,走起路来精神多了。她高兴地对我说:“司马大夫,欢迎您有空来看我们演出,票包在我身上。”

“谢谢您,我的工作实在太忙了,您可以录一段给我看看。”说实话,每天除了门诊看病,还要管理病房患者,我的确难有闲暇。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隔了一段时间,老太太又来了。她挂的号很靠前,却让别的患者先看,自己坐在门口椅子上一直等。中午12点多,我看完最后一个患者正在洗手,她拿着DV进来了。

“司马大夫,不耽误您吃午饭吧。最近我主演了《穆桂英挂帅》,让老伴录了一段,您看看我表演得咋样?”我听了一怔,老太太在门外足足等了3个多小时只为让我看一段她演的京剧!

老太太指着屏幕自豪地说,“穆桂英是我演的,我这身段和唱功都挺到位吧?我这膝盖多亏您了!”

“猛听得金鼓响画角声震,唤起我破天门壮志凌云。想当年桃花马上威风凛凛,敌血飞溅石榴裙……”瞧老太太的精气神,俨然是一位专业演员。我的眼睛有些湿润。作为一名医生,有什么比医患之间的信任让我更感动的呢……

一束花

2011年初夏的一个早晨,阳光明媚。我正在换白大褂准备出门诊,此时传来护士清脆的声音:“司马大夫,有患者家属找您。”进来一位40岁左右的中年女性,手捧一束鲜花,清香飘来,沁人心脾。

“你不是孙阿姨的女儿吗,怎么一大早拿束花?”我问。

“司马大夫,这是我的一点心意。感谢您为缓解我妈妈的癌痛做的努力,这几年她过得很快乐。前天她走了,留下遗愿让我一定亲自到医院向您致谢。”我心里先是泛起了一股暖流,一种职业的神圣感油然而生。但内心也有几分莫名的悲伤,在疾病面前,医生经常会遭遇“无奈之痛”。

患者或家属给我送花有过多次,但收到患者离世后的感激赠花还是第一次。我手捧鲜花,脑海里映出那个慈祥和蔼的老太太的样子。

那是2008年的一天,65岁的孙阿姨因为乳腺癌骨转移疼痛难忍找我诊治。当时她是坐着轮椅来的,脸上写满了憔悴和痛苦,鬓角的白发有点凌乱,神情黯淡且一言不发。

“癌痛折磨得她几次想自杀。您一定要想办法帮帮她。”孙阿姨女儿含泪央求道。

“骨转移疼痛是癌痛里最剧烈的,我能理解。”我攥着孙阿姨的手,微笑而坚定地对她说:“孙阿姨,您放心,我有办法减轻您的疼痛!”

我先给她选择了合适剂量和类型的麻醉性镇痛药,效果立竿见影。下一次来的时候,她的疼痛明显减轻,也不用坐轮椅了。我重新评估了她的病情,建议她采取姑息性小剂量化疗,这样既能减轻痛苦,也可以减缓肿瘤扩散。孙阿姨和女儿欣然接受了这个方案。

4个疗程后,孙阿姨的病情控制得很好,止痛药也不用了,仅使用内分泌治疗和骨保护剂维持。她可外出散步、干家务活儿,和正常老人没什么区别。

记得有一次她来看门诊,见到我高兴地说她的生活再次充满了阳光,还自我调侃说:“司马大夫,我再也不想自杀了,我可要好好活着。”

就这样持续了3年,每次她来门诊,都会利用很短的时间和我说说高兴的事儿。走时总不忘叮嘱说:“司马大夫,多保重身体啊!”

3年后孙阿姨的病情开始加重,又尝试了姑息性化疗,但效果已不太理想,遂停用。随着疼痛的加剧,我给她又调整了镇痛药和减轻晚期症状的辅助药物,尽量让她好受些,差不多持续了半年多。

“妈
妈走的时候很安详,那几天她多次提起您。以前大夫说她恐怕活不过一年,是您给了她信心和希望,这3年她挺快乐的。”孙阿姨女儿的话让我想了许多。晚期癌症
患者对医生的依赖甚至超过亲人、朋友。如果医生不给他们信心,他们将失去最后的生命稻草。任何一位有责任感的医生都会竭力“除人类之病痛,助健康之完
美”,尤其在生命末期,我们最应该做的是尊重患者的感受和意愿,帮他们有尊严地走完最后一段路程。

一处方

前不久,我接诊了一位老先生,70岁,左下肢恶性纤维瘤,疼痛难忍,跛行,止痛药用的剂量很大,但效果不佳。来的时候他焦躁不安,他老伴一说他的病情就哭哭
啼啼。我先是安慰,帮他建立战胜疾病的信心,可他马上打断我说:“我不是3岁孩子了,你说这些没用,你得想办法帮我减轻疼痛,让我睡个安稳觉。”

患者显然很清楚自己的病情,而且已经存在明显的焦虑心理。我马上改变策略,先是仔细询问他的疼痛特点,问清了他的用药史和出现的副作用,然后对他说:“老先
生,您别着急,我有办法。但是,您的情况不能再加大止痛药的剂量了,一方面会产生耐药和更大的副反应;另一方面,骨膜表面覆盖有很多神经纤维,如不有效治
疗,会发展为神经病理性疼痛,与癌痛交织,会更复杂。我给您加一个神经调控类的药物,这样可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老先生一看我并非“老生常谈”,而是有治疗策略,焦躁的情绪马上缓解了,马上说:“好,我试试。”

一周后的一天,北京雾霾红色预警,老先生一进诊室,就兴高采烈地对我说:“司马大夫,您的药真管用,我的疼痛一下子轻多了。”老伴说:“他非常信任您,说一
定要亲自把用药情况反馈给您,再听听您的建议。知道您今天上午有专家门诊,老头子非要来,其实我们啥药也不用取的。”当时,我的心不由得震颤了,病人对我
们怀有多大的信任和依赖啊!

“老先生,下次您选个阳光好的日子过来,就当锻炼身体了。”听了我的话,老先生愉快地离开了诊室。临走前老伴告诉我,“自从他的病确诊后,已经有半年多没这样高兴过了。我
们到很多医院看过,都说没什么希望了。只有您不仅鼓励他,还这么耐心地和他聊天,这才让我们有了希望。”

“你的痛苦,我感同身受。”我们每天面对痛楚的病人,从人本医学的角度来看,病人的感受是第一位的,尊重病人的感受。读懂病,更读懂人;关注病,更关注心,这才是医者的最高境界!

分享:

8744

相关推荐

正畸治疗到底痛苦不痛苦?

  正畸治疗的过程:

首先,确定想要进行正畸治疗,到口腔门诊检查:包括取模型、拍摄X光片。之后医生进行测量...

李颖辉河北医科大学口腔医院

2014/06/19阅读(76440)

抑郁症有多痛苦

抑郁症属于精神疾病的一种,抑郁症在发作期间比较痛苦。痛苦在哪些方面?主要表现有失眠、早醒、兴趣减退,以前喜欢的事情现在提不起来兴趣,喜欢独处,不与外人交流...

唐秋萍中南大学湘雅三医院

2021/10/14阅读(4230)

腰椎间盘突出有多痛苦

腰椎间盘突出患者,突出的椎间盘会压迫人体的脊髓、神经根,进而导致一系列不适的症状,表现最多的首先为腰部疼痛。大部分患者在几周或几月时间以内会有腰痛的病史,...

张亚平中南大学湘雅医院

2022/02/14阅读(4188)

化疗有多痛苦

化疗一般不会有很痛苦的情况,有的患者可能因为体质比较差或者化疗药物不适应,出现副反应,主要是恶心、呕吐等,但一般都是可以耐受的。因为化疗它是起到全身治疗抗...

朱红中南大学湘雅医院

2021/10/14阅读(3700)

微信扫一扫
查看医生科普知识
已扫0

特别声明:本站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诊断及医疗依据。 举报电话:4006678535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京)字第09345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经营性-2020-0006
京ICP备16049935号-8 Copyright ©2020 youlai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