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脓肿

就诊指南


挂号科室: 神经外科

发病部位:头部

多发人群:所有人群

治疗方法:药物治疗、手术治疗

是否传染:有传染性

是否遗传:无遗传性

相关症状:发热、头痛

相关疾病: 感染 癫痫 感染性休克

相关检查:CT、MRI检查

相关手术:脓肿切除术

相关药品:头孢曲松钠、奥硝唑

治疗费用:市三甲医院约(30000-70000元)

脑脓肿视频

更多>

脑脓肿文章

更多>

NEJM综述:脑脓肿临床诊治进展

      尽管我们在成像技术,实验室诊断,抗生素治疗,外科手术等方面均取得了许多进展,然而脑脓肿仍是一个具有挑战性的临床问题,其病死率很高。脑脓肿可由细菌、分枝杆菌、真菌、寄生虫(原生动物和蠕虫)等引起,报告的发病率从每10万人0.4例到0.9例。在免疫功能低下的患者中发病率增加。  近期NEJM发表综述总结了脑脓肿发病机制、临床表现、推荐的抗生素治疗、外科治疗进展和临床预后。  发病机制和流行病学  在大多数患者中,脑脓肿是由于易感因素所致,比如基础疾病(如HIV感染病史),免疫抑制药物治疗,脑周围天然保护屏障破坏(如手术所致创伤,外伤,乳突炎,鼻窦炎,或口腔感染等)或系统性感染(如心内膜炎或菌血症)等。一半的患者中,细菌是通过临近组织的扩散进入脑内,1/3的病例是通过血行传播(图1)。  感染的发病机制取决于机体易感状况。由于实体脏器或者造血干细胞移植而使用免疫抑制剂治疗导致免疫功能低下的患者,通常表现为肺结核或非细菌性感染,如真菌或寄生虫感染。  HIV感染患者的脑脓肿通常由于刚地弓形虫感染所致,但HIV也会使患者容易感染结核分枝杆菌。接受实体器官移植的患者不仅容易患诺卡菌氏脑脓肿,也容易表现为真菌感染,如曲霉菌或念珠菌感染。这些患者中90%为真菌感染。  神经外科术后或头部外伤后也可出现脑脓肿。这些患者的感染通常是由皮肤表面细菌,如金黄色葡萄球菌,表皮葡萄球菌或革兰氏阴性杆菌等所致。由临近组织扩散所致的脑脓肿(如中耳炎,鼻窦炎,乳突炎)通常由链球菌引起,但也可表现为葡萄球菌脓肿和多细菌感染性脓肿(包括厌氧菌和革兰氏阴性杆菌)。  细菌的血行传播通常与潜在的心脏疾病(如心内膜炎或先天性心脏病)、肺疾病(如动静脉瘘)或远处病灶(皮肤、鼻旁窦和牙齿)感染相关。血行传播的脑脓肿主要由葡萄球菌和链球菌所致。由鼻旁窦和牙齿所致的血行感染通常为多细菌性。  脑脓肿的第一个阶段通常表现为早期的脑炎,是由坏死中心周围炎症反应以及周围白质水肿增加所致。随后,坏死中心达到最大体积,并通过成纤维细胞增生和新生血管形成等机制产生囊腔。囊腔增厚,伴有活性胶原蛋白增加,但炎症和水肿的大小超过囊腔的大小。图2显示了脑脓肿的病理学表现。  临床表现  脑脓肿最常见的临床表现是头痛,少见发热和意识水平的改变。神经系统的体征取决于脓肿病灶的部位,在脓肿发生的前几天或数周内都可能只有轻微的体征。额叶或右侧颞叶的脑脓肿患者可能会表现为行为改变。脑干和小脑部位的脑脓肿可能会出现颅神经麻痹、步态障碍,头痛(由于脑积水所致)或意识状态改变。  25%的患者可表现为癫痫发作。随着脓肿的扩大以及病灶周围水肿的增加,临床表现会变得更加明显。但因为镇静药物的使用或者潜在神经疾病的影响,这些症状和体征可能难以识别。血行传播的脑脓肿患者会出现原始病灶感染的表现。  脑脓肿的鉴别诊断包括一系列神经系统和传染性脑疾病,如肿瘤、卒中、细菌性脑膜炎、硬膜外脓肿,硬膜下积脓等。HIV感染的患者还需要考虑原发性中枢神经系统淋巴瘤的鉴别。  诊断方法  对所有疑似脑脓肿的患者都应该进行头颅成像检查。增强CT检查是一种快速检测脓肿的大小、数量和部位的成像方法。磁共振成像(MRI)结合DWI,ADC序列对于鉴别脑囊肿和原发性肿瘤,囊性肿瘤以及肿瘤坏死是一种有价值的诊断工具(图3)。  一项纳入115例患者147个囊性病灶的前瞻性研究发现其中有97例患者是脑脓肿,DWI成像对于鉴别脑脓肿和原发性肿瘤或转移癌的灵敏性和特异性均很高(阳性预测值98%,阴性预测值92%)。质子核核磁共振(1hNMR)波谱成像也可用于鉴别诊断,但其与DWI结合联合使用的特异性和灵敏性与DWI单独成像相比,只有轻微增加。  大约1/4的患者需要进行血和脑脊液培养来明确致病病原体。合并脑膜炎的患者可能比较容易进行腰穿脑脊液检查。然而,对这些患者也需考虑脑疝的风险。  只有当临床怀疑脑膜炎或者脓肿破入脑室系统,且没有腰穿禁忌症(影像学显示半球移位或者凝血性疾病)时,才考虑进行腰椎穿刺检查。也应该对潜在的牙齿,鼻旁窦,耳朵,皮肤部位的感染进行培养,也可能需要手术治疗清除感染灶。  外科治疗  如果脑脓肿患者病原体未知,在有选择的患者中可进行神经外科手术以明确病原体,减少脓肿病灶的大小。如果使用现代立体定向神经外科技术,几乎所有的直径大于等于1cm的脑脓肿均可以进行立体定向吸引手术,而不管它们的位置如何。  立体定向导航系统可用于脓肿引流,容积CT或MRI成像技术可用于患者脑部的三维重建。之后需要小心地规划轨迹,选择最优化的穿刺点,以避免损伤有用的脑区(比如主管语言,运动,感觉,视觉等功能的脑区)。  为诊断及解压的目的均应该进行化脓病灶中心的立体定向手术,除非是感染病原体的类型或者病人的状况不允许。如果头颅成像显示并没有形成脓肿腔,那么需要在进行立体定向活检手术和经验性抗生素治疗之间仔细进行考虑和选择。  在可能为弓形虫感染的HIV患者中,如果抗弓形虫抗体IgG为阳性,但缺乏组织学诊断时,可以给予假定的抗菌治疗。在极少数情况下,患者健康状况不佳或合并疾病会增加手术风险时,可能不会选择手术治疗。如果不能进行立体定向技术,可以通过经颅超声通过一个洞或小的去骨瓣术直接进行脓肿引流,但对于脑深部的小脓肿不推荐使用这种方法。  诊断性吸引术旨在实现最大化的脓肿引流。通过一根连接脓腔的导管进行持续引流被作为一种可减少再次手术概率的方法,但不作为常规推荐。一些专家建议术后采用这种引流导管使抗生素进入脓肿腔内,因为全身性抗生素治疗能够进入脓腔内的有限,但由于有关这种方法的获益和风险的数据比较少,也不作为常规推荐。  自20多年前起就已经开始推荐使用完全性切除手术,但由于内科治疗和微创神经外科治疗的发展,其现在来看作用有限。然而,如果脓肿部位表浅,且并非位于重要的功能脑区时,也可考虑切除术治疗,而不是引流术,尤其是怀疑真菌或结核性感染或分支杆菌(如放线菌或诺卡氏菌属)。  如果确定了致病病原体,脓肿吸引术的指征取决于病灶的大小和部位,患者临床情况以及通过吸引术实现有意义的减压的可能性。在一项小型病例系列报道中,当单独采用抗生素药物治疗时,治疗容易失败。  脓肿病灶直径超过2.5厘米时,推荐其进行神经外科干预。但是由于缺乏比较性研究数据,因此病灶大小不能作为吸引手术的绝对指征。在有多个小脓肿灶的患者中,应该对其中最大的病灶进行吸引术以明确诊断,其他的病灶是否进行吸引术取决于病灶的大小,周围水肿,患者的症状,对抗生素治疗的反应等。  对于已导致半球移位,可能引起脑疝的脓肿,可能提示需要进行神经外科干预,而不管其脓肿的大小。对于临近脑室系统但还未破入脑室内的脓肿,可以考虑进行引流手术防止脓肿破裂或导致脑室炎症。  对脑脊液,血液,或脓肿吸引引流物的微生物学评估应该包括革兰氏染色和有氧和无氧条件下的培养。在免疫功能低下和高危患者(如肺结核或机会性感染病史的患者)中,应该进行分枝杆菌、诺卡氏菌属及真菌的培养,并行弓形虫PCR检测。如果强烈怀疑是细菌性脑脓肿,但培养结果为阴性时,可行PCR16s核糖体DNA测序,可明确诊断,指导下一步抗生素治疗。  一项研究表明对71例脑脓肿患者的吸引引流物进行检测,只有30例患者细菌培养为阳性,59例患者细菌DNA检测为阳性。研究者明确了80种不同的细菌类群,44种没有在之前脑脓肿的病原体中出现过,包括37种没有在之前报道的细菌培养中出现。尽管这些数据显示脑脓肿的细菌差异性很大,但尚不清楚这些菌属是否参与脑脓肿发生,是否需要治疗。  抗生素治疗  延迟起始抗生素的治疗可能会导致糟糕的预后,正如一项回顾性研究显示的那样,从明确诊断到开始抗生素治疗的平均时间间隔约为2天。研究人员得出结论表明一旦临床怀疑是脑脓肿就应该立即进行抗生素治疗。  由于在脓肿立体定向吸引术之前就进行抗生素治疗可能会减少脑脊液诊断性检测的可能性,因此推迟至神经外科干预之后再进行抗生素治疗是合理的,但其前提是病情不太严重,患者临床病情稳定,且能够在短期内就完成手术治疗。但采用这种策略需要谨慎,因为脓肿会以意想不到的速度迅速进展,不论疾病初始严重程度如何。  起始抗生素治疗选择应该是针对最可能导致该疾病的病原微生物,结合感染机制,患者既往易感状况,抗生素治疗敏感类型以及抗生素穿透脓肿的能力等进行选择(表1和表2)。  器官移植术后的患者应该接受经验性抗生素治疗,如三代头孢菌素(头孢曲松或头孢噻肟)加甲硝唑治疗细菌脑脓肿,复方新诺明或磺胺嘧啶治疗诺卡氏菌属感染,伏立康唑治疗真菌感染,尤其是曲霉菌感染。  对于HIV感染者初始治疗,推荐加用针对弓形虫的治疗药物(乙胺嘧啶+磺胺嘧啶),但仅仅只用于弓形虫IgG抗体阳性的患者。对于HIV感染患者或去过结核病流行地区和国家的患者,或者有已知结核危险因素的患者,应考虑使用针对肺结核的药物治疗(异烟肼、利福平、吡嗪酰胺和乙胺丁醇)。  对于神经外科术后或头颅外伤,骨折的患者,其经验性治疗药物包括万古霉素加第三或第四代头孢菌素(即头孢吡肟)和甲硝唑。如果是颅外病灶来源且没有神经外科手术治疗病史的患者,应采用头孢曲松或头孢噻肟联合甲硝唑治疗。  如果怀疑葡萄球菌感染,可加用万古霉素。对头孢菌素或甲硝唑治疗有禁忌症的患者可使用美罗培南。一项回顾性西班牙研究显示,头孢噻肟+甲硝唑治疗的患者和采用美罗培南治疗的患者预后相似。  对于血行传播的脑脓肿患者,治疗药物包括三代头孢菌素联合甲硝唑治疗覆盖厌氧菌,加用万古霉素治疗可能的葡萄球菌感染,根据微生物检测结果以及体外敏感性测试结果而定。  一旦明确感染的病原体后,抗生素是最有效的治疗方法(表2)。如果血培养显示是单个病原体感染时会出现一个两难的局面。因为27%的脑脓肿多细菌性感染,建议使用广谱抗生素治疗直至脓肿培养已经明确,或者有氧和厌氧性培养显示无其他病原体感染。然而,如果是来源于临近病灶的感染,即使是没有分离出其他病原体,也应该广谱抗菌素治疗用于覆盖多种病原体(包括厌氧菌)。  已有报道神经外科术后以及复杂性头颅外伤后会出现多重耐药革兰氏阴性菌感染性脑脓肿。真菌性脑脓肿对于抗生素治疗反应疗效较差,即便是一项研究显示采用伏立康唑治疗后可降低死亡率(65%vs91%历史对照)。  传统认为细菌性脑脓肿患者静脉注射抗生素治疗持续时间为6-8周。甲硝唑长时间治疗可能与神经病变的发生有关。然而,在一项研究中显示,甲硝唑治疗停止后外周神经病变有所改善。  英国抗生素治疗协会神经外科感染工作组推荐,对于细菌性脑脓肿患者,静脉抗生素治疗时间为1-2周,在此之后,应该根据临床反应,合理改变和调整抗生素治疗类型。这种方法已成功应用于部分选择性的患者中,但不作为标准治疗。这些患者口服抗生素治疗包括甲硝唑、环丙沙星和阿莫西林。  评估治疗的重要标准是患者的神经系统症状和头颅成像显示的脓肿大小。如果存在临床恶化的情况应该立即进行头颅成像检查。如果没有改善,应该在1-2周后再行检查,并且此后3个月每隔两周复查一次,直至临床痊愈。进一步进行神经外科手术的指征是,尽管采用了抗生素治疗,但头颅成像显示病灶增大以及临床恶化的迹象。  并发症及预后  如果患者意识水平下降,需立即进行头颅成像检查是否存在脑积水或即将发生脑疝。脓肿破裂进入脑室系统会引起脑室炎,导致脑积水,与高死亡率相关(27%-85%)。对于脓肿破裂的患者,放置脑室导管可进行脑室引流,抽取脑脊液检查,监测颅内压,以及提供直接的脑室内给予抗生素治疗的途径。  脑积水是颅后窝脓肿患者常见的并发症之一。意识水平的下降可由于癫痫发作和癫痫持续状态所致。没有有关脑脓肿患者预防性使用抗癫痫药物的随机研究。在一项脑肿瘤患者的研究研究中,预防性使用抗癫痫药物治疗并没有降低癫痫的发作频率。不推荐对脑脓肿患者常规进行抗癫痫治疗。  随着脓肿体积增加以及周围水肿加重,患者的神经系统功能缺损可能增加。辅助使用糖皮质激素治疗可能会减少脑水肿,在大约一半的患者中以使用该疗法治疗。  但由于缺乏随机性研究的数据,以及糖皮质激素会减少抗菌药物进入中枢神经系统内,因此对于脑水肿明显,有脑疝风险的患者应限制其使用。只有一些小型的病例报道中提到使用高压氧作为辅助性治疗手段,并不能作为常规治疗。  由于脑成像技术的改进,使用抗生素治疗增加,以及引进微创神经外科手术治疗,过去的50多年中脑脓肿患者的预后已大大改善。死亡率从1960年的40%下降至目前的15%。目前来看,70%的脑脓肿患者预后较好,没有神经系统后遗症状,或者症状很轻。

作者:李学军 中南大学湘雅医院 阅读量: 86869

脑脓肿的抗生素治疗

脑脓肿的治疗选择有:  1、手术切除:  优点:脓肿的完整切除是理论上最理想的方法,复发率低,术后抗生素2周海军总医院神经外科于新  缺点:切除囊壁过程中不可避免地损伤周围正常脑组织,住院时间长,费用高,创伤大,特别是多发,深部及功能区者。  2、脑脓肿立体定向穿刺引流术:  可快速解除占位效应和脑组织压迫  可减小脑组织牵拉和分离引起的医源性损伤  可减少手术时间和住院时间  已为绝大多数作者所接受  复发率较高,Hakan 报道的72例病人中,有14例(19%)因脓肿复发而接受2-4次再次抽吸及手术切除治疗[Hakan T;Ceran N;Erdem I;Berkman MZ;Goktas P; Bacterial brain abscesses: an evaluation of 96 cases. J Infect.2006V52N5:359-66 ]。  CT应用后穿刺抽吸的死亡率明显下降  平均死亡率:抽吸手术   6.6%  开颅手术 12.7%  结论:抽吸术应作为幕上脑实质内脑脓肿的首选治疗  3、单纯抗菌药物治疗:  病人体质弱不能耐受手术、手术不能达及部位的脓肿、多发性脓肿、〈2CM者为外科治疗辅助尽管外科治疗技术已有很大发展,长期应用抗生素治疗仍然与手术治疗本身一样重要文献中报道的复发率:5% ~ 50%  复发时间:治疗后8周内  4、经验性抗生素治疗的最佳选择  至今尚未见有双盲随机的临床研究对比不同种类抗生素治疗脑脓肿的疗效  应依据抗生素的抗菌谱、渗透至脓肿腔的能力及文献中报道的经验  青霉素G联合甲哨唑或氯霉素  三代先锋霉素族抗菌素联合抗厌氧菌类  头孢噻肟 (8g/day) + 甲哨唑(1.5C2g/day)  头孢噻肟渗入脓腔内的药物浓度高于大部分致病细菌的最小抑菌浓度(MIC)  甲哨唑易透血脑屏障,对大多数厌氧菌具有强大抗菌作用  其它可选择的抗生素:氯霉素,青霉素,美罗培南,头孢三嗪,头孢曲松,环丙沙星,氯林可霉素,万古霉素等全身持续应用时间:美国教科书主要根据Mathisen的报道建议大剂量静脉应用抗生素6-8周后行口服药物治疗2-3个月英国指南推荐脓肿切除术或抽吸后最少应用抗生素4-6周,保守治疗者最少需治疗6-8周抗菌药物治疗疗程并不十分明确且存在争议,一般推荐静脉应用抗生素4-6周后再口服治疗2-6周大家公认的治疗疗程是持续静脉应用抗生素至少6周。也有作者认为应延长至8-12周但以上数据完全是经验性的多发性脑脓肿治疗后复发率较高,有些作者认为多发性脑脓肿病人全身应用抗生素需三个月时间,开始大剂量,后逐渐减至维持剂量[Loftus CM, Osenbach RK, Biller J: Diagnosis and management of brain abscess, in Wilkins RH, Rengachary SS (eds): Neurosurgery.New York,McGraw-Hill, 1996, pp 3285C3298.]。  有一文献报道:15年间102例脑脓肿病人钻孔抽吸67%,手术切除20%,单纯抗生素治疗13%平均抗生素应用时间62天出院时:23%病人GOS≤31,3,12月死亡率11%,17%,19%无复发脑脓肿仍存在相当致残率和死亡率        抗生素的种类和应用时间与结果有关药物的副作用:多为可逆发生率为60%  时间:绝大多数在治疗第3周  影响治疗:66例接受药物治疗的病人中18% 完成足够治疗疗程58% 因药物副作用而中止治疗,是最主要原因副作用的高发生率与大剂量长时间应用药物有关[A.-K. Jansson ? P. Enblad ? J. Sjlin.Efficacy and Safety of Cefotaxime in Combination with Metronidazole for Empirical Treatment of Brain Abscess in Clinical Practice:A Retrospective Study of 66 Consecutive Cases. Eur J Clin Microbiol Infect Dis (2004) 23:7C14. DOI 10.1007/s10096-003-1055-7]  Martin比较了单独应用碳青霉烯类与CSC疗效:  结论为碳青霉烯类的疗效优于CSC美罗培南的疗效与亚胺培南相同但癫痫的发生率明显降低,因此为脑脓肿治疗的更好选择近来有建议:在随后进行的充分的口服抗生素的基础上,静脉抗生素应用疗程可缩短1-2周考虑到CSC联合治疗的临床和抗菌效果,可以推测对经手术治疗后临床和影像学上明显改善的病人如改用口服药物也会取得类似结果但以上提议需要临床证实。

作者:于新 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第六医学中心 阅读量: 94841

脑脓肿的诊断和治疗

通常所说的脑脓肿是指化脓性细菌感染引起的化脓性脑炎、脑化脓及脑脓肿包膜形成,少部分也可是真菌及原虫侵入脑组织而致脑脓肿。脑脓肿在任何年龄均可发病,以青壮年最常见,其发病率占神经外科住院病人的1-2%,或稍高。脑脓肿形成是一个连续的过程,分为三个阶段:(1)急性脑炎阶段;(2)化脓阶段;(3)包膜形成阶段。脑脓肿常见是单发的,也可是多房性或多发性脓肿。其临床表现可为脑膜炎,或颅内高压而产生脑脑干受压而死亡。新型抗菌药物的广泛应用、诊断技术的不断改进和神经外科技术的发展已使脑脓肿的治愈率有了显著进步,病死率已自60年代的23.6%锐减至4%左右。儿童病例的预后较成人差,脑脓肿溃破或脑疝者预后不良,包膜完好单发性脓肿的预后良好。  疾病分类  根据细菌来源可将脑脓肿分为五大类:  耳源性脑脓肿  耳源性脑脓肿最多见,约占脑脓肿的2/3。继发于慢性化脓性中耳炎、乳突炎。感染系经过两种途径:①炎症侵蚀鼓室盖、鼓室壁,通过硬脑膜血管、导血管扩延至脑内,常发生在颞叶,少数发生在顶叶或枕叶;②炎症经乳突小房顶部,岩骨后侧壁,穿过硬脑膜或侧窦血管侵入小脑。  鼻源性脑脓肿  鼻源性脑脓肿由邻近副鼻窦化脓性感染侵入颅内所致。如额窦炎、筛窦炎、上颌窦炎或蝶窦炎,感染经颅底导血管蔓延颅内,脓肿多发生于额叶前部或底部。  隐源性脑脓肿  原发感染灶不明显或隐蔽,机体抵抗力弱时,脑实质内隐伏的细菌逐渐发展为脑脓肿。隐源性脑脓肿实质上是血源性脑脓肿的隐蔽型。  损伤性脑脓肿  多继发于开放性脑损伤,尤其战时的脑穿透性伤或清创手术不彻底者。致病菌经创口直接侵入或异物、碎骨片进入颅内而形成脑脓肿。可伤后早期发病,也可因致病菌毒力低,伤后数月、数年才出现脑脓肿的症状。  血源性脑脓肿  约占脑脓肿的1/4。多由于身体其它部位感染,细菌栓子经动脉血行播散到脑内而形成脑脓肿。原发感染灶常见于肺、胸膜、支气管化脓性感染、先天性心脏病、细菌性心内膜炎、皮肤疖痈、骨髓炎、腹腔及盆腔脏器感染等。脑脓肿多分布于大脑中动脉供应区、额叶、顶叶,有的为多发性小脓肿。  病原学  常见的致病菌为金黄色葡萄球菌、变形杆菌、大肠杆菌和链球菌。血源性感染者以金黄色葡萄球菌最常见;鼻源性感染以咽颊炎链球菌多见;耳源性感染以厌氧链球菌、变形杆菌、肠杆菌多见;外伤性感染以金黄色葡萄球菌和肠杆菌最多见。  发病机制及病理生理  脑脓肿的形成是一连续过程,可分为三期:  (1) 急性脑膜炎、脑炎期:化脓菌侵入脑实质后,病人表现明显全身感染反应和急性局限性脑膜炎、脑炎的病理变化。脑炎中心部逐渐软化、坏死,出现很多小液化区,周围脑组织水肿。病灶部位浅表时可有脑膜炎症反应。  (2) 化脓期:脑炎软化灶坏死、液化,融合形成脓肿,并逐渐增大。如融合的小脓腔有间隔,则成为多房性脑脓肿,周围脑组织水肿。病人全身感染征象有所好转和稳定。  (3) 包膜形成期:一般经1~2周,脓肿外围的肉芽组织由纤维组织及神经胶质细胞的增生而初步形成脓肿包膜,3~4周或久脓肿包膜完全形成。包膜形成的快慢与致病菌种类和毒性及机体抵抗力与对抗菌素治疗的反应有关。  临床表现  急性感染症状  病人有发热、头痛、全身乏力、肌肉酸痛、脉搏频速、食欲不振、嗜睡倦怠等表现。颈部抵抗或脑膜炎症,通常不超过2-3周,由于应用广谱抗菌素,这些症状大多数好转消失。  颅内压增高症状  随着脑脓肿形成和增大病人出现颅内压增高症状,病人有不同程度的头痛,为持续性并有阵发性加剧,伴有呕吐,尤以小脑脓肿呕吐频繁。可伴有不同程度的精神和意识障碍。脉搏缓慢,血压升高,脉压增宽,呼吸变慢等征象,半数病人有视乳头水肿。  脑局部定位症状  脑脓肿位于半球者可有对侧中枢性面瘫,对侧同向偏盲,或象限性偏盲,对侧肢体偏瘫或锥体束征阳性;位于优势半球者出现失语,也可有癫痫发作。脓肿位于小脑者出现强迫头位,眼球震颤,步态不稳,共济失调和同侧肢体肌张力减低。  脑疝形成和脓肿破溃  随着病情发展,颅内压增高严重致脑疝,病人昏迷,呼吸衰竭而死亡。脓肿接近于脑表面或脑室,自动或穿刺破裂入蛛网膜下腔或脑室,则病情迅速恶化,表现突然高热、昏迷、抽搐,血象和脑脊液白细胞剧增,如不及时救治则迅速死亡。[1]诊断及鉴别诊断  诊断依据  (1) 病人有化脓性感染源:如慢性中耳炎,乳突炎,副鼻窦炎,肺部感染。有开放性颅脑损伤、先天性心脏病及身体其他部位感染源史。  (2) 全身感染症状。  (3) 多有脑膜炎病史,逐渐出现颅内压增高征象,出现脑脓肿相应部位的大脑或小脑损害征象。  (4) 腰椎穿刺:脓肿的占位效应多导致脑脊液的压力增高,如有视乳头水肿者腰穿应列为禁忌。在急性脑炎阶段,脑脊液细胞数常增高,糖和氯化物降低。但脓肿形成后,细胞数多降为正常。脑脊液中蛋白定量可轻度增高。  (5) 影像学检查:  a) 头颅X线平片:有助于脓肿原发灶的发现,如耳源性脑脓肿可见颞骨岩部和乳突气房的骨质硬化或破坏。鼻源性脑脓肿多见额窦、筛窦或上颌窦的炎症性改变。外伤性脓肿可见颅内碎骨片或异物的残留。慢性脑脓肿还可见颅内压增高征象,偶可见脓肿壁的钙化。  b) CT检查:脑脓肿的CT影象特点因病变的发展阶段表现各异。包膜形成阶段,平扫有5%的患者可在低密度水肿区内见到脓肿壁,注药后可见完整、边界清楚、厚度均一的明显环状强化。合并有厌氧菌感染时尚可见脓腔内形成气液平面,有明显占位效应时可见脑室系统的扩大或受压移位。  c) MRI检查:因脓肿形成的时间不同表现不同。在包膜为形成之前,表现为边界不清、不规则、水肿带明显的长T1长T2信号影,有明显的占位效应,需结合病史与胶质瘤、转移瘤鉴别。在包膜形成以后,增强扫描可见边界清楚的薄壁环状强化,脓肿壁多无内突的结节影。  d) 脑血管造影:根据正常血管移位的情况和脓肿区无血管分布可做定位诊断,结合病史才能定性。  e) 脓腔的造影:对病情危重者可在CT引导下行穿刺抽脓术,同时注入碘油或碘苯脂以观察脓肿的大小范围。  (6) 探查性脑穿刺发现脓肿。  鉴别诊断  (1) 化脓性脑膜炎:有高热、脉快,脑膜刺激征明显,但无局限神经定位征,脑脊液白细胞和蛋白质增高,脑超声检查,脑血管造影和CT扫描均正常。  (2) 硬膜外或硬膜下积脓:常与脑脓肿合并存在,很少独立发生。脑血管造影脑表面为一无血管区,CT发现脑表面有半月形低密度影。  (3) 血栓性窦感染:细菌栓子脱落,沿静脉窦扩散所致,表现为周期性脓毒败血症,不规则寒战,弛张热、脉快,末梢血粒细胞增加,但脑脊液无改变,可借助脑超声、脑血管造影和CT扫描鉴别。  (4) 化脓性迷路炎:由化脓性中耳炎所致,症状类似小脑脓肿,但头痛较轻,呕吐,眩晕严重,眼震多呈自发水平和旋转混合型,共济失调为双侧性或不明显,无脑膜刺激征,无视乳头水肿,腰穿正常。  (5) 脑肿瘤:发病缓慢,无感染病史,仅颅内压增高,脑脊液细胞正常,经颅平片、血管造影、CT扫描不难鉴别。  治疗  脑脓肿的处理原则是:在脓肿尚未完全局限以前,应进行积极的抗炎症和控制脑水肿治疗。脓肿形成后,手术是唯一有效的治疗方法。  抗感染  应针对不同种类脑脓肿的致病菌,选择相对应的细菌敏感的抗菌素。原发灶细菌培养尚未检出或培养阴性者,则依据病情选用抗菌谱较广又易通过血脑屏障的抗菌素。常用青霉素、氯霉素及庆大霉素等。  降颅压治疗  因脑水肿引起颅内压增高,常采用甘露醇等高渗溶液快速、静脉滴注。激素应慎用,以免削弱机体免疫能力。  手术  a) 穿刺抽脓术:此法简单易行,对脑组织损伤小。适用于脓肿较大,脓肿壁较薄,脓肿深在或位于脑重要功能区,婴儿、年老或体衰难以忍受手术者,以及病情危急,穿刺抽脓作为紧急救治措施者。  b) 导管持续引流术:为避免重复穿刺或炎症扩散,于首次穿刺脓肿时,脓腔内留置一内径为3~4mm软橡胶管,定时抽脓、冲洗、注入抗菌素或造影剂,以了解脓腔缩小情况,一般留管7~10天。目前CT立体定向下穿刺抽脓或置导管引流技术更有其优越性。  c) 切开引流术:外伤性脑脓肿,伤道感染,脓肿切除困难或颅内有异物存留,常于引流脓肿同时摘除异物。  d) 脓肿切除术:最有效的手术方法。对脓肿包膜形成完好,位于非重要功能区者;多房或多发性脑脓肿;外伤性脑脓肿含有异物或碎骨片者,均适于手术切除。脑脓肿切除术的操作方法与一般脑肿瘤切除术疾病预后  (1) 诊治是否及时,晚期病人常因脑干受压或脓肿破溃而导致死亡;  (2) 致病菌的毒力,特别是厌氧链球菌引起的脑脓肿发病率和死亡率均较高,可能与其破坏脑组织的毒力有关;  (3) 心源性、肺源性和多发性脑脓肿预后差;  (4) 婴幼儿患者预后较成人差。  疾病预防  脑脓肿是一种严重的颅内感染性疾病,早期多为急性化脓性脑炎,国外文献报道死亡率高达30-50%,所以治疗脑脓肿应以预防为主的方针,做好卫生宣教,增强人民体质,对有耳鼻慢性炎症,胸部和其他部位感染疾病,尽早彻底治疗,对开放性颅脑损伤及时彻底清创,摘除异物和碎骨片等,都是预防脑脓肿的重要措施,如果病人有局源感染病源,且出现全身感染症状及颅内炎症征象,应找专科医师就诊,依据其临床表现,选择头颅CT或核磁共振扫描,一般可以诊断本病。如及时治疗,多数能治愈,否则颅内高压致脑疝,脑干受压呼吸循环衰竭而死亡。  疾病护理  术前护理  a) 心理护理 给予适当心理支持,使病人及家属能面对现实,接受疾病的挑战,减轻挫折感。根据病人及家属的具体情况提供正确的通俗易懂的指导,告知疾病类型、可能采用的治疗计划及如何配合,帮助家属学会对病人的特殊照料方法和技巧。  b) 饮食护理 患者长期卧床、发热,能量大量消耗,应给予易消化、高纤维、高蛋白、高热量饮食。必要时给予静脉输入高营养液,以改善患者的全身营养状况,增强机体抗病能力。  c) 病情观察及护理 注意观察患者神志、瞳孔、生命体征变化。观察颅内压增高的征象,如患者头痛加剧,呕吐频繁,反应迟钝,意识障碍加深,此时应警惕脑疝的发生。遵医嘱按时按量给予抗生素。  d) 术前常规准备 术前进行抗生素皮试,术晨遵医嘱带入术中用药。协助完善相关术前检查:心电图、B超、出凝血试验等。术前8小时禁食禁饮。术晨更换清洁病员服。术晨剃头。术晨与手术室人员进行患者、药物核对后,送入手术室。麻醉后置尿管。  术后护理  a) 常规观察生命体征、意识状态、瞳孔、肢体活动状况等。颅前窝手术后常有额眶部水肿,可给予冷敷以减轻不适。病人取半卧位、抬高头部以减少漏液;为防止颅内感染,头部包扎使用无菌绷带,枕上垫无菌治疗巾并经常更换,定时观察有无浸湿,并在敷料上标记浸湿范围,估计渗出程度。  b) 疼痛护理 切口疼痛多发生于术后24小时内,给予一般止痛剂可奏效。颅内压增高所引起的头痛,多发生在术后2~4日脑水肿高峰期,常为搏动性头痛,严重时伴有呕吐,需依赖脱水、激素治疗降低颅内压,头痛始能缓解;脱水剂和激素的使用应注意在24小时内合理分配。  c) 营养和补液 一般颅脑手术后1日可进流质饮食,第2、3日给半流饮食,以后逐渐过渡到普通饮食  d) 脓腔引流管护理 保持通畅,勿折叠、扭曲、压迫管道。妥善固定引流管,引流瓶(袋)应至少低于脓腔30cm,患者应取利于引流的体位。脓腔冲洗,注意避免牵拉、扭曲管道及防止引流管脱落为避免颅内感染扩散,应待术后24小时,创口周围初步形成粘连后方可进行囊内冲洗;先用0.9%氯化钠溶液缓慢注入腔内,再轻轻抽出,注意不可过分加压,冲洗后注入抗生素。然后夹闭引流管2~4小时引流袋每日在无菌条件下进行更换。观察引流液的性状、颜色、量。引流管的位置应保留在脓腔的中心,故需根据X线检查结果加以调整,待脓腔闭合时拔管。

作者:谢嵘 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 阅读量: 35284

多发性和多房性脑脓肿

讨多发性脑脓肿和多房性脑脓肿的细菌学特征,诱发因素,感染途径,临床表现,治疗选择和预后等。方法:回顾分析了20年间85例脑脓肿病人(其中单发性脑脓肿52例,多发性脑脓肿15例和多房性脑脓肿18例)的临床资料。结果:多发性脑脓肿和多房性脑脓肿的发生率分别为17.6%和21.2%。血行感染是常见感染类型(分别为73.3%和50.0%);体温升高,头痛恶心呕吐为最常见症状;细菌培养阳性率高于单发脑脓肿且为金黄色葡萄球菌为最常见致病菌;立体定向脓肿穿刺引流术为最多用治疗方法,30.8%的多房性脑脓肿需重复治疗,高于单发性脑脓肿的2.2%。有3例(20.0%)多发性脑脓肿死亡但均与治疗前病情危重或其它死因有关。结论:多发性脑脓肿和多房性脑脓肿并非少见,其感染途径和临床表现与单发性脑脓肿有所不同,立体定向仍是各种脑脓肿首选治疗方法,但部分多房性脑脓肿需重复治疗。脑脓肿的预后与治疗前的病情严重程度有关。  关键词:脑脓肿,多发性,多房性,临床特征,治疗选择  Multiple and multiloculated Pyogenic Brain Abscess  Xin YU, Rui LIU, Jiangning ZHANG, Yaming WANG, Subin QI, Hongwei WANG, Yanan DU, Hulin ZHAO, Bo JIA. Department of Neurosurgery, Navy General Hospital of PLA, Beijing 100048, CHINA  Abstract: OBJECTIVE: To determine whether there are differences in the bacteriology, predisposing factors, treatment choices and outcomes between single, multiple and multiloculated pyogenic brain abscess. METHODS: We studied clinical data collected during a 20-year period from 85 patients with pyogenic brain abscess, including 52 cases of single, 15 multiple and 18 multilocutated abscess. RESULTS: The incidence of multiple and multiloculated abscess were 17.6% and 21.2%, respectively. Hematogenous spread from a remote infectious focus was the most common causes of infection for multiple(73.3%) and 18 multilocutated(50.0%) abscess. Fever, headache, nausea and vomit were the most common symptoms in patients with multiple and multiloculated abscess. Staphylococci aureus was the most commonly isolated pathogens in patients with multiple and multiloculated abscess. Stereotactic operation was performed for most patients and the rate of recurrent abscess formation after the initial operation and another operation were needed were 2.2% for single, 2.7% for multiple and 30.8% for multiloculated abscess respectively. Mortality was 0.0% for single, 20.0% for multiple and 0.0% for multiloculated abscess respectively. COMCLUSIONS: Multiple and multiloculated pyogenic brain abscess are not rare and their clinical characteristics are different from single abscess. Stereotactic operation is still the first treatment choice, but repeat aspiration maybe needed for some patients with multiloculated abscess. Neurological status and concomitant medical disease at presentation were the most important factors influencing the prognosis.  Key Words: pyogenic brain abscess, multiple, multiloculated, clinical characteristic, treatment choice  细菌性脑脓肿是神经外科多年来最重要的急症之一,多发性脑脓肿(Multiple Pyogenic Brain Abscess MPBA)和多房性脑脓肿(Multiloculated Pyogenic Brain Abscess MCPBA)为脑脓肿的两个特殊类型,以往文献报道较少[1-4]。本文报道了海军总医院神经外科1991年至2010年20年间收治的85例脑脓肿(52例单发,15例MPBA和18例MCPBA)的治疗经验,并从病因,临床表现,细菌学,诱发因素,治疗选择和预后等方面对三种不同类型的脑脓肿进行比较,探讨MPBA和MCPBA的临床特点。  病人和方法  1991年至2010年20年间海军总医院神经外科共收治85例脑脓肿病人。脑脓肿的诊断标准:①典型的临床表现,包括发热,头痛,神经系统定位体征,伴或不伴有意识障碍;②CT或/和MRI的脑脓肿典型表现;③术中所见及组织病理学或病原学结果。在脑内发现二个或二个以上脓腔,脓腔间有脑实质者定义为MPBA(图1),脓腔间无脑实质者定义为MCPBA(图2)。④抗炎治疗后病变缩小或消失。术中所获标本进行需氧菌,厌氧菌,结核分支杆菌和真菌培养。首次标本培养出2种或2种以上的阳性细菌微生物则被认为是混合性感染。  诱发因素包括可导致病人机体抵抗力下降的因素如严重先天性心脏病,长期应用激素或免疫抑制剂,近期严重创伤或手术史等。根据病史和临床表现将脑脓肿的来源分为远处感染灶的血行传播,邻近感染病灶的直接传播,神经外科手术后感染和不明原因者。  治疗选择:本组病人中1例单发微小脓肿经抗菌素治疗治愈,1例多发脓肿家庭原因放弃治疗,其它83例病人均接受了外科治疗,手术方式有开颅手术完整切除脓肿壁和立体定向手术。后者又根据脓肿的体积大小不同分为立体定向脓腔穿刺冲洗和立体定向脓腔置管引流。脓肿体积《10ml者行脓腔穿刺,抗生素盐水反复冲洗至冲洗液清亮,一次性注入高浓度抗菌素(一般为全身日用量的1/8~1/4),脓肿体积》10ml者行脓腔穿刺置管,每天抗生素盐水冲洗,3-5天后注入高浓度抗菌素后拔管。统计手术后一月内死亡病例数。  统计分析  定量资料采用均数和标准差描述,正态分布且方差齐性资料的三组之间的比较方差分析,两两比较采用bonferroni法检验,非正态分布或方差不齐资料的三组比较采用Kruskal-Wallis检验,两两比较采用Nemnyi法检验。定性资料采用例数和构成比描述,三组构成比之间的比较采用c2检验,两两比较采用bonferroni法对检验水准进行校正。  结果  单发,MPBA和MCPBA病人的临床特征见表1。细菌学检查,诱发因素,治疗和死亡情况见表2。  表1 单发,MPBA和MCPBA病人的临床特征  单发脑脓肿         多发脑脓肿      多房脑脓肿  (52例)            (15例*)         (18例)  性别  男                 32(61.5%)          9(60.0%)         11(61.1%)  女                 20(38.5%)          6(40.0%)          7(38.9%)  年龄(岁)  平均               37.7±21.3        33.1±21.9        33.4±18.1  <14                 9(17.3%)        3(20.0%)          4(22.2%)  病程(天)         21.7±17.7        14.8±12.9        23.4±16.0  临床表现  体温升高            15(28.8%)       12(80.0%)#         8(44.4%)☆  头痛                12               9#                8  恶心呕吐            14              12#               10#  脑膜刺激症状         6               6#                4  意识障碍             4                2                 3  神经功能缺失症状    20                7                 8  癫痫发作             2                1                 2  病变部位  额叶                23              15#                7☆  顶叶                 3               5#                4#  颞叶                 8               8#                3☆  枕叶                5                 3                 2  基底节区            6                 5                 1  小脑                 2                4#                1  其它                5                 0                 0  *2例为全脑多发粟栗样脓肿,余13例病人共有病灶40个,2个6例,3个4例,4个4例  #:vs单发脑脓肿,P<0.05;☆:vs多发脑脓肿,P<0.05。  表2 单发,MPBA和MCPBA病人的感染特征,治疗结果和死亡情况  单发脑脓肿         多发脑脓肿      多房脑脓肿  52例(61.2%)        15例(21.2%)      18例(17.6%)  诱发因素           20(38.5%)          6(40.0%)         9(50.0%)  感染途径  血行感染         14(26.9%)         11(73.3%)#         9(50.0%)  邻近扩散             5                 0               2  外科手术             7                 1               2  不明原因            26                 3#              4#  细菌学检查  兼性厌氧菌       9(17.3%)*        5(33.3%)**          7(38.9%)***  破入脑室               1                3#               3#  治疗方式  立体定向(复发/治疗数)1/46(2.2%)       1/37            4/13(30.8%)  开颅手术(复发/治疗数)0/5              0               0/5  药物或未治           1                1                0  再次手术  立体定向             1                0                3#  开颅手术             0                1                1  死亡率                 0                3(20.0%)****#     0  1、表皮葡萄球菌2例, 金黄色葡萄球菌、肺炎链球菌、草绿色链球菌、屎肠球菌、草绿色链球菌、β-溶血链球菌和多动物链球菌各1例。  2、黄色葡萄球菌3例,β溶血链球菌和星座链球菌各1例。  3、金黄色葡萄球菌3例,草绿色链球菌、马红球菌、星座链球菌和β溶血链球菌各1例。  4、2例死于高颅压脑疝,1例手术次日死于心源性休克。  #:vs单发脑脓肿,P<0.05;☆:vs多发脑脓肿,P<0.05。  讨论  MPBA占细菌性脑脓肿的10%~50%[1,2]。有关MCPBA的报道则很少[3,4],其发生率约占脑脓肿的10%~43%[4-8],与MPBA类似。本组中MPBA的发生率为17.6%,MCPBA的发生率为21.2%,说明MPBA和MCPBA并不少见。  Kratimenos等报道[9],MPBA的发病率无年龄差异,本组中儿童MPBA和MCPBA的发生率分别为20.0%(3/15)和22.2%(4/18),与单发性脑脓肿的儿童发生率(17.3%,9/52)类似。所有系列报道与本组MPBA均以男性为主[1,9-12] 。 MPBA最常见的感染途径是远处感染经血行途径波及颅内,而邻近感染灶直接波及脑实质少见。而MCPBA的感染途径则与单发性脑脓肿类似[4]。Stephanov报道的结果显示脑膜旁的感染是MCPBA最多见的感染来源[7]。本组中三组脑脓肿发病前有诱发因素者分别占38.5%、40.0%和50.0%,并无统计差异,但血行感染者则分别为26.9%、73.3%和50.0%,说明MPBA的血行感染比例明显高于单发性和MCPBA,而且MPBA中无一例为邻近感染扩散,与以往报道结果基本一致。  脑脓肿的致病菌受很多因素的影响(如不同的感染时期,地理分布、患者年龄、内外科基础疾患以及感染方式不同),因此报道的差异较大,Su等报告的一组12例中革兰阴性杆菌为最多见的致病菌, 占脑脓肿病例的33%[13]。本组所培养分离的细菌株均为兼性厌氧的革兰氏阳性球菌,并未发现革兰氏阴性杆菌,在多发性和MCPBA中以金黄色葡萄球菌为主要致病菌,这和Sharma等报道的结果一致[12]。而且尽管我们将所有的脓液标本都立即进行需氧和厌氧菌的培养,细菌培养的总阳性率只有26.6%,这说明并不是所有的脓液内都有细菌存活,也可能与手术采取脓液标本以前曾用过抗生素有关。脓肿囊壁形成的影响因素有致病菌种类,感染来源为细菌直接侵入或血行传播,病人的机体免疫功能,是否应用糖皮质激素以及抗菌素的应用情况等。曾有报道脆弱类杆菌可产生多种毒素和酶,其中胰蛋白酶能溶解已形成的脓肿壁,透明质酸酶能加重脓液形成和周围脑组织水肿,因而最易引起MPBA[14]。  脑脓肿的临床表现与诱发病因、所感染的细菌种类、感染途径、脓肿大小和部位以及入院时的病理阶段密切相关。Stephanov[7]发现MCPBA病人体温升高者达80%,Su则发现MCPBA的临床特征与单发脑脓肿并无不同之处,只是头痛与偏瘫在多发脑脓肿中更多见。本组三组中体温升高的比例分别为28.8%、80.0%和44.4%,这与血行感染的比例高度吻合,说明二者之间存在必然联系。MPBA组的脑膜脑炎表现明显多于单发脑脓肿组。其它临床症状与多数脑脓肿患者的症状相似,并未提示多发性和多房性病变的特殊表现。头痛,恶心呕吐仍是所有病人中最常见的症状。虽然几种报道说意识改变是MPBA的常见症状[12,15],但本组中少有发现。是否有神经系统局灶性体征(如偏瘫、偏身感觉障碍和失语)则取决于脓肿的部位。从本组统计数字看,MPBA和MCPBA破入脑室的机会明显高于单发性脑脓肿。  目前普遍认为,脓肿直径>2.5cm或引起明显占位效应者应手术治疗[1]。单发性脑脓肿的外科治疗有脓肿切除术和立体定向脓肿穿刺引流术与抗菌素的联合治疗,也有作者报告在无立体定向手术技术的情况下通过开颅手术直视下脓肿腔内置管引流,而不是切除治疗功能区或位置深在脓肿的报道,认为这样既可以减少手术创伤对神经功能的影响,又能达到治愈脓肿的目的[16]。近年来的报道几乎一致认为立体定位手术是治疗单发性和MPBA的一项十分有效的措施,并应作为第一选择[17-21]。  MCPBA的治疗选择尚存在争议,有作者推荐手术切除为第一选择,也有人认为立体定向为第一治疗选择,部分病人可重复穿刺引流直至脓肿消失[7],Su报道单发性脑脓肿和MCPBA行立体定向脓肿穿刺治疗后复发而再次手术治疗的发生率分别为13.1%和38%,认为单纯脓肿穿刺术因脓肿分隔而不能完全排出所有脓液为复发原因[4]。  本组病人中50例单发性脑脓肿中45例(90%)接受了立体定向手术,其中1例(2.2%)复发再次立体定向手术,5例(10%)接受开颅手术切除;15例MPBA中,14例病人共进行了37个脓肿的立体定向穿刺治疗,其中1个脓肿复发后进行了手术切除;18例MCPBA病人中13例进行了立体定向手术,术中采用立体定向手术计划系统,可设计1个穿刺道治疗2-3个脓房,或通过术中变换穿刺针位置和方向或重复穿刺,尽量抽取、冲洗所有脓房并注入抗菌素,其中4例脓肿复发,3例再次立体定向手术和1例手术切除后治愈,其它5例病人进行了直接开颅手术切除。我们体会虽然部分MCPBA不能达到立体定向手术的一次性治愈,但通过重复穿刺仍可达到满意结果。原因可能为脓腔穿刺后反复抗菌素盐水冲洗并在拔除引流管时脓肿腔内注入大剂量抗菌素,使局部抗菌素达到了很高浓度,更有效地杀灭全身用药难以完全杀灭的局部细菌。本组除死亡病人外均达到临床治愈。  Su报道的MCPBA病人的死亡率为16%,类似于文献中单发或多发脑脓肿的死亡率[4],Ersahin等注意到MPBA和MCPBA的死亡率也无统计差异。提示如果治疗及时MPBAMCPBA和单发性脑脓肿的预后一样良好[21]。多数文献报道认为病人预后与入院时病人的GSC评分和合并的其它病症有关。本组病人中只有多发脓肿组有3例(20.0%)出现死亡,1例入院时即处于高颅压状态并意识障碍,病情进行性恶化,虽行立体定向脓肿穿刺仍于术后第三天死于不可控制的严重弥漫性脑水肿,1例为放弃治疗者于出院后1周死亡,另1例死于心脏原因。MCPBA组并未出现死亡病例,以上结果也验证了死亡与入院时的病情严重程度密切相关。  小结:  1、本组中MCPBA的发生率为21.2%,MPBA的发生率为17.6%;  2、MPBA最常见的感染途径是远处感染经血行途径波及颅内(73.3%),而MCPBA的感染途径则与单发性脑脓肿类似,本组中所有致病菌无为兼性厌氧的革兰氏阳性球菌,在多发性和MCPBA中以金黄色葡萄球菌为主要致病菌;  3、立体定位手术是治疗单发性和多发性和MCPBA的一项十分有效的措施,并应作为第一选择;  4、虽然部分MCPBA不能达到立体定向手术的一次性治愈,但通过重复穿刺仍可达到满意结果;  5、脓腔内抗菌素盐水反复冲洗并注入大剂量抗菌素可提高治疗效果;  6、影响病人预后的主要因素是治疗前病情严重程度,而与是否多发或多房无明显关系。

作者:于新 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第六医学中心 阅读量: 26522

头部脓肿性穿掘性毛囊周围炎

临床特点脓肿性穿掘性头部毛囊周围炎系多数聚集的毛囊炎及毛囊周围炎在深部融合后相互贯穿形成的脓肿。本病是否与细胞感染直接有关尚有争议,推测其可能为一种自身免疫反应。  临床特点  1、本病发生于成年男性;初起头部,尤其是头后部。  2、皮损最初发生时为数个毛囊炎和毛囊周围炎,炎症向深部发展形成半球状结节,结节软化而形成脓疱,破溃后成为多数瘘孔,有脓汁流出;瘘孔于瘘孔之间互相沟通,压迫结节可在相接近或距离较远的瘘孔中排出脓汁。  3、慢性经过,反复发作,常一处病损,如此迁延年到十余年。  诊断要点发生于头部,尤以顶,枕部多见。损害初起为毛囊和毛囊周围炎,逐渐增大形成半球形结节,结节,软化后形成脓肿,破溃后成为多数瘘孔,有脓液流出。脓肿间相互沟通,呈“筛状溢脓”。常一处痊愈结疤,它处又出现新皮损。疤痕间可有互相连接的窦道。病损处毛发脱落,呈不可逆性。

作者:罗伟 攀枝花中西医结合医院 阅读量: 97405

丘脑深部脓肿穿刺置管引流治疗效果

术前显示丘脑脓肿置管引流术后+抗生素冲洗

作者:王亚明 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第六医学中心 阅读量: 44976

脑脓肿问答

更多>

脑脓肿医院

更多>
签约专家
脑脓肿 推荐专家
牛国辉副主任医师

郑州大学第三附属医院  儿童康复科

视频 | 文章 | 回复

个人简介: 牛国辉,男,副主任医师,兼任河南省预防医学会儿童脑瘫预防与康复专业委员会委员,河南省干细胞学会委员,河南省物理医学与康复学会委员。擅长小儿神经系统疾病(脑性瘫痪、脑炎后遗症、脑损伤等)的康复治疗,遗传代谢性疾病、外周神经病、肌肉病的诊断、治疗、产前咨询。 展开
个人擅长: 小儿神经系统疾病(脑性瘫痪、脑炎后遗症、脑损伤、智力低下、语言障碍等)的早期诊断与康复治疗,遗传性疾病的... 展开
立即免费咨询

特别声明:本站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诊断及医疗依据。 举报电话:4006678535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京)字第09345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经营性-2020-0006
京ICP备16049935号-8 Copyright ©2020 youlai All rights reserved